<em id="pfbda"><ol id="pfbda"></ol></em>

<sup id="pfbda"></sup><sup id="pfbda"><menu id="pfbda"><form id="pfbda"></form></menu></sup>

<em id="pfbda"><tr id="pfbda"></tr></em>

    <em id="pfbda"><ol id="pfbda"></ol></em>
    <sup id="pfbda"><menu id="pfbda"></menu></sup>

      <dl id="pfbda"><ins id="pfbda"><thead id="pfbda"></thead></ins></dl>
          中國文明網微信訂閱號擬與“文明中國”微信矩陣成員聯合開展“我的家庭故事”微信征文活動。選擇參與的地方可自行起草征文啟示,通過當地微信訂閱號、地方媒體、官方微博等渠道,發布征集啟示,刊發征文內容。現將邯鄲“我的家庭故事”整理制作此專題!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臨漳 孟恩伊

          初夏暖陽,滲入落地窗,正好溫暖著書桌前的我。又是一個大好的天氣,又是一個不容辜負的美麗周末。

          坐在窗前的矮凳上,左手扶腮,右手隨意翻看著紀念冊中的老照片。每一個瞬間都記錄著我和哥哥的成長,每一幅場景都流露著萬般真情。不經意間,發現爸媽有兩張同景異時的合影。

          似乎也是周末吧,陽光和煦,綠樹蓊郁,還伴著點淡淡的清香。爸爸微笑著坐在叢臺公園的圍墻上,左手端放在膝蓋,右手輕輕地搭在媽媽的肩上。媽媽則暖暖地靠在身邊,手指相牽,略帶些羞意。這大概是爸媽剛剛在一起的時候吧。

          我一直是相信愛情的!就算文章無理取鬧,柏芝霆鋒勞燕分飛,這都不會影響我對愛情的憧憬。因為從爸媽那里我明白了,陪伴就是最長情的告白,疼愛就是最難得的真情。

          多年勞累,媽媽落下了頭疼的毛病。每每這時,爸爸總是陪在媽媽身邊,不僅端水送藥,還學會了按摩。如此厚實的手竟變得那么溫柔,就連注視的目光也藏著些許心疼。在這將近三十年的愛情里除了陪伴,更多的大概就是疼愛吧。

          另一張照片也是這個地點,這樣的姿勢,不同的是,媽媽早已褪去原有的羞澀,幸福地站在爸爸身旁。微笑的眼神中流露出無言的甜蜜。輕風吹過,帶來縷縷幽香,氤氳著濃濃愛意,收藏著深深真情。

          我很喜歡《詩經》里的《擊鼓》一篇,“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雖然這本不是愛情詩,但用它所蘊含的那種“無論生死都要在一起同甘共苦”的兄弟情誼來形容已內化為親人的愛情似乎恰到好處。

          一直感覺自己很幸運,出生在一個和睦的家庭中,有恩愛的父母作伴。可以說在我的成長過程中,爸媽幾乎從沒吵過架,更別提家暴了。爸爸在外踏實工作,媽媽在家照顧老小。每當我們全家坐在圓桌前吃飯,媽媽總會把第一碗飯盛給爺爺。無論何時,餐廳里總是洋溢著歡樂的笑聲。
          爺爺的笑容最可愛,尤其是當他把假牙摘下時,雙唇微抿著,講述著他這一天看書的收獲。我是最佩服爺爺的,老當益壯,每天早早起來,去公園打太極拳,練太極劍;活到老學到老,一天天從不間斷地閱讀著經典書籍。我想,之所以爸媽如此恩愛,應該是受到了爺爺奶奶的影響吧。

          去年冬季兄嫂完婚,又是一對恩愛的夫妻,又是一份甜蜜的愛情,也將是一段“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故事。

          母親的嫌與父親的管--楊曉婭

          1957年的母親跟1953年的父親奉父母之命經媒妁之言于1983年結為夫妻,他們跟其他50年代的夫妻們一樣,都是先結婚后戀愛,并且習慣了在感情表達上克制,一貫有著排斥前衛的保守,似乎婚姻是在母親的嫌棄與父親的管束下維系。

          首先,母親嫌父親窮。每每問起母親是否滿意自己的婚姻,她的抱怨就似開閘的洪水滔滔不絕,而父親的窮首當其沖!母親訴說著自己因貧窮吃的苦,父親則滿眼疼惜地聆聽著,等母親說完了說夠了,父親會說:“你老說跟俺結婚啥也不占,俺不占窮嗎?”在父親眼里窮是一種優勢。父親洗腦式的給母親灌輸這種思想,他就是這樣管著母親對待貧窮的態度。盡管貧苦,他們都拒絕過雙手向上的討要生活,而選擇了雙手向下臉朝黃土背朝天的耕耘打拼。好多次我都試圖說服他倆把家里的田地承包出去,均被空前一致地否決。他們說:“農民不種地不中,農民不種地就像工人不上班,學生不上學。”我想,或許是因為那幾畝地里承載著他們秘而不宣的愛情,才讓他們如此留戀吧。反倒是窮,成就了母親的勤勞堅韌;父親的管,促成了母親積極樂觀的生活態度。是他們讓我懂得了:好日子≠天天蜜里調油,壞日子≠日日黃連拌苦膽;即便是一塊苦膽浸泡過的黃連,長久的咀嚼,也會使它的苦澀慢慢淡下去。

          其次,母親嫌父親愛喝酒。母親并不反對喝酒,只是嫌惡父親喝醉。通常都是這樣:母親一邊數落著父親不長記性,一邊沏茶換水收拾噦吐穢物。待到母親把一切收拾停當后,就坐在床邊守著父親,聽他絮絮叨叨,時不時的催他再喝杯水。最令我感動的是父親醉后對母親的那次衷腸傾訴,父親似乎是在借著酒勁兒撒野,破天荒地當著我的面兒攥住母親的手對我說:“恁媽這輩子跟著我吃了不少苦,咱家窮的時候恁姥爺給咱送羊送兔搞養殖,我都念他的好,我以后再也不喝醉酒了,保證不惹恁媽生氣”。我不知道父親這酒后的承諾會不會兌現,只看見母親流下了欣慰知足的眼淚。此刻,父親對母親的感激如同大水,淤東流西,湮南涌北,瞬間席卷了母親所有的埋怨。

          最后,母親嫌父親掃興太在行。在他們這個年紀,兒女們均已然成婚、工作打拼在外,農閑季節打麻將便成了一項消遣。好幾次,三缺一的牌友找上門兒剛坐好,父親就一個勁兒地催促母親散場,那種掃興無異于一個人正打算暴撮一頓,另一個人卻大聲宣布他在減肥。我一直不理解父親為何如此反對母親打麻將,她們是以一毛錢為籌碼啊,玩一下午也不過是塊兒八角的,直到4月4日父親突發間隙性腦梗栓,他說這病在老年人里太普遍了,我是怕恁媽打麻將太用腦會發生突發腦溢血,這樣的例子不是沒有,可恁媽就是不聽管!

          父親病愈出院后不再喝酒,母親極少打麻將。大多數的時候是母親坐在院子里做活兒,父親坐在母親對面給她念算卦一類的書,有時他倆同時抬起頭來,她的眼睛離開手中的針線,他的眼睛離開手里的那本破書,四只眼睛發出飽滿、快樂的光線,接觸成兩條平行線,你看我,我看你,對瞅著一笑,又低下頭,做活的做活,念書的念書。他倆偶爾的眼神交流讓靜默無聲的愛瞬間磅礴了整個院落,搞得到處都是此起彼伏的浪漫余韻。

          ??? 指縫太寬,時光太瘦,母親念念不忘的嫌都成了風景,父親無處不在的管也成了他們愛情的遺產,風景跟遺產一直都在,只是他們很少回頭。

          平凡的愛情 -- 邱縣 馮慧慧

          母親念舊,經常念叨起以前的事情。其中,我最愛聽的部分就是她和父親的故事。慢慢地,從母親的嘴里,我聽到了那個年代他們的愛情和溫暖。

          父母生活在相鄰的村鎮,離得雖然不遠,卻不曾打過交道。他們的相識有些偶然,像是某種注定的緣分。有次村里安排生產隊挖土鏟草,同行的人都回家了。母親為多掙些公分,趁夜色又忙活了半天才收工回家。在途經村邊拐彎僻靜處,突然竄出兩個拿著長刀的村痞圖謀不軌。母親正值害怕之際,正碰見同樣趕路回村的父親,父親見勢不妙,馬上示意母親前面跑,自己取下肩上挑東西的扁擔擋在后面保護母親。終于母親平安無事,而父親在與壞人搏斗中,左胳膊受了傷,留下了一條明顯的傷疤。后來母親感恩,在得知父親還沒成家后,便悄悄托人傳信給父親,讓父親提親。那一年母親19歲,父親22歲。

          可惜,諸事不全隨人愿,待母親嫁過去后才發現奶奶脾氣暴躁,在村子里出了名的不好相處。而母親生性善良溫婉,對于奶奶的頤指氣使,指手畫腳,母親選擇了包容和隱忍。因為日子艱難,父親只得整天在生產隊里趕牛耕地,顧不得家里,也就見不到奶奶對母親的責罵,更談不上給予母親疼愛。

          結婚一年,母親生了姐姐,又過了三年,母親生下了我,他們的第二個女兒。母親終日忙前忙后,把我們倆看做家里唯一的安慰。慢慢地,母親原本弱小的身體就累垮了,臉色變得蠟黃憔悴。奶奶以母親身體差,生不了兒子為緣由,多次鼓動父親休了母親。父親老實卻重情,他想著辦法跟爺爺奶奶分了家。

          年復一年。母親開始對父親發起牢騷:“要不是生了這倆閨女,這日子早沒法過了!”說這話的時候,往往是母親手里還縫著父親的舊衣或者團著父親愛吃的玉米面窩頭。父親寡言,從不會送來一句暖心的關懷,母親說自己都不如父親用來耕地的牛。面對母親的埋怨,而父親總是不支聲,照常忙活。

          如今,母親很少再嘮叨父親了。難得的平靜中我們發現,父母親老了。記得幼時爬在母親肩拔的第一根白頭發,費了很大勁,因為那根白發在陽光下忽的一閃不見了,而滿頭的黑發依然閃著光。而現在黑色變得稀少,滿頭盡是銀發了。母親偶爾會問父親,我是不是變老變丑了,這時父親總會看著母親,淡淡地回答,老什么丑什么,別凈想些沒用的。

          上了年紀,母親的身體更糟糕了,父親每天變著花樣給母親做飯。父親說,母親跟著他受苦了,一輩子也沒吃幾頓好的,現在條件改善了,母親卻吃不下什么了。母親胳膊總疼,父親便學著給母親梳頭挽髻。天氣好的時候,父親會推著母親出去閑逛,說怕母親在家里悶……

          偶爾母親會跟父親討論誰先“走”的問題。母親會說:“我體格不好,肯定我先死。我先死了你咋辦?”父親就說:“人家都說平常病病歪歪的人更禁活,說不定我死在你前頭。”如今母親有些迷糊了,有太多的事情記不得了,但我確信,在她的腦子里,父親一定是最清晰的印記。

          感情+親情=愛情 -- 李欲曉

          父親,李增壽,1940年6月14日出生;母親,田從,1942年11月22日出生。二位老人均為中共黨員、邯鄲市織染廠退休。經歷了近半個世紀的風風雨雨,他們從相識相知到相親相愛一路走來,即將步入金婚之年。此時此刻我感慨萬分,講幾個小故事以做紀念。

          一、相識、相知,友情、兄妹情

          1956年7月,父親因小學升初中考試名落孫山后對小學失去信心,立志務農。1957年9月家鄉興辦起了民辦中學,他的同伴兒們都鼓勵他報考入學。報到那天,他神不在位地走到學校門口時,一位身材消瘦卻很漂亮的女生風風火火的跑出來追趕她的同伴兒,差點兒和他相撞,他沒好氣的指責她:“你叫什么?慌慌張張的。”她說:“我叫田從,種田的田,從沒見面的從”他脫口而出:“田從妹”,突感失言而想道歉,此時她已跑遠,和同伴們談笑風生去了。他對她頓生好感和敬佩之意。從此以后,他們成了校友,并且都加入了共青團,經常在一起參加組織活動。母親喜歡文藝活動,父親是愛看她們表演。一來二去熟悉了,他們就無話不談,生活上互相照顧,學習上互相幫助建立了深厚的友情。有一天談起“田從妹”口誤之事時,他們大笑不止,她毫無責備之意。一年后,父親投筆從戎,他們一直保持書信往來。在信中互以“大哥”、“從妹”相稱,感情由此而一步步加深。

          二、幫母親返校復課,鑄成感激之情

          1958年11月1日,父親應征入伍到石家莊武警支隊服役,1960年7月,非常巧合的是,母親初中畢業以優異的成績考入河北醫學院護士班學習。兩人來到了同一個城市。第一個星期天,母親就和幾位同學一起到部隊找父親聚會,大家高高興興,有說有笑,歡樂異常。沒過幾天,母親突然一個人來到部隊找父親。一見面,她就淚流滿面,委屈異常。父親趕忙讓她坐下,對她進行安慰。問及原因時,她抽泣著說:“學院體檢查處我患有肺結核,學院已開具通知書,把我辭退回鄉。”說完后失聲痛哭。

          一個弱小女子,初來乍到,舉目無親。遇到困難,她只有找這個同鄉加同學了。待她情緒稍微平靜后,父親就問她到底有沒有患過此病,及此病的癥狀。她說身體一直很好從沒感到過不適。父親和他的戰友們通過分析意識到她這種情況很有可能是被誤診。于是,就和戰友李權柱、李孟學陪田從一起到河北醫學院第二醫院、石家莊市中醫院、石家莊市商業局醫院以及白求恩醫院等多家大醫院進行就診檢查,均出具診斷證明,證實她身體健康。之后他們又陪同母親一起找到河北醫學院反映此事。院方表示,學生體檢是由河北醫學院第三附屬醫院負責的,還需該院復查。他們又陪母親去復查并辦理了所有的返校復課手續。當年8月1日母親正式返校復課。正值建軍節,父親和戰友李權柱、李孟學以及母親四人聚在一起雙喜同慶。談笑之間,李權柱突然情不自禁地脫口而出:“你們倆訂婚吧。”當時使一對有情人面色緋紅,尷尬不已。但彼此的心情是心照不宣的。他們的感情又加深了一步。

          三、晚婚,探討個性,磨合感情

          李權柱唐突的一句話激起了一對有情人心中感情的漣漪,也驚動了雙方的親朋和初中的同學、老師。他們的老恩師李克儉先生雖比他們年長二、三歲,但總希望他的桃李終成眷屬,以示其教學有方。在幾位年長同學的倡議下,父親與母親于1962年6月4日訂婚,鑒于部隊的要求,他們決定晚婚。

          1967年2月5日結婚,1968年11月28日,父親所在的部隊改為解放軍編制的公安部隊--石家莊軍分區獨立營與邯鄲軍分區獨立營對調,1969年2月,母親于河北醫學院隨軍調往邯鄲市織染廠時,姐姐剛滿一周歲,組成了三口之家。

          1970年3月父親服從部隊的分配,由邯鄲市武裝部調到武安武裝部工作,母親則留在邯鄲,1971年,我的出生給這個家庭帶來了喜悅,也給父母增添了負擔。只好把姐姐送回了原籍,有爺爺奶奶照料,一家四人身在三地。然而他們夫妻二人身在異地,不忘努力工作。父親先后參加了軍管會、退伍軍人安置辦等項工作;母親拖著甲亢和神經衰弱的病軀努力工作,多次獲得先進工作者稱號。要說夫妻情深,那是思念的情深、不計個人得失的情深、報效國家,堅守崗位的情深、異地工作十一年,見證夫妻感情的情深。

          四、多疾、多病、想儒以沫見親情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父母二人先后于1997年和2000年退休,而且現在雙雙75周歲,相識57周年,婚姻48年,但是年老體弱,多疾多病,父親患有高血壓,動脈硬化等多種疾病。母親患有心臟病、糖尿病等多種疾病。尤其是父親的帕金森病已發展到兩腿發直走路需人攙扶的程度,姐姐和我均忙于工作,無法經常陪伴在他們身邊,只有他們二人相濡以沫,相互攙扶,安度晚年。
          父母的感情經歷真可謂感情加情親=愛情吧。

          我 的 家 風 -- 館陶縣職教中心 王敬云

          每個家都有屬于自己家的家風,要說起我家的家風,只要說出我家的一些故事你就明白了。

          從小就聽爺爺奶奶、爸爸媽媽經常講,人首先要做一個善良的人,要尊敬長輩,孝敬父母,其次要做一個自立自強,有上進心的人,還有就是不能奢侈浪費,要學會勤儉持家,他們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在實際生活中身體力行影響著我們家這一代人。

          奶奶在世的時候總愛愛給我講很多關于她當年的經歷,家里的生活特別艱苦,還時不時在飯前飯后給我聊聊關于勤儉節約,說現在條件好了,不愁吃不愁穿,哪像他們小的時候吃了上頓沒有下頓。現在條件好了,更應該去想想苦日子是怎么樣過來的。告訴我:“現在的年輕人沒有幾個能吃苦耐勞、勤儉節約的。但你要從小學會能吃苦、會節儉,否則不能干成什么大事的”!“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也許這就是古文中所說的“天將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勞其筋骨,餓其體膚……”吧!奶奶不懂這些,但正是她那些樸實的話語讓我養成了勤儉節約的好習慣,即便現在條件好了,我也是經常教育我的孩子要懂得珍惜、懂得節約。

          我沒有舅舅,外婆八十多歲了,經常住在我們家,人老了有時候就跟小孩差不多,有時候說話做事很讓人不能理解,但爸爸媽媽從不頂撞她,像照顧孩子一樣照顧她的起居和情緒,爸爸總是說,孝順孝順,沒有順哪來孝?對父母、長輩首先是順從,要讓他們順心,老人心氣順了,精神才好,才少生病,對于她本人和整個家庭不都是一種福分嗎?只要不是原則性的大問題,盡可以由著他們來,孝敬無底線,沒有終點,只有起點。

          父親是一位樸樸實實的農民,沒有太多的教育孩子的話語。但從他身上讓我學到了人要自立自強。記得去邢臺上中專那會,第一次離開家,離開父母,我的心像斷了線的風箏,沒有了依靠。想父母,晚上躲在被窩里哭,這是一場心理的歷練。學習上,生活上的事情全得一個人處理。爸爸第一次去學校看我,我哭得一塌糊涂。他的一句話卻讓我記得一輩子:“出門在外一切要靠自己,父母不可能一直守著你,以后的路還得靠自己走啊”,一句簡單的話語讓我漸漸變得堅強了起來,發奮學習,最后我是我們學校唯一一個考上本科院校的中專生,現在想想父親的一句話是我學會自立,下定決心好好學習的動力,現在我也成為了一名教師,我也在教育我的學生要學會自立自強!

          家風其實一個家庭做事的習慣和這種習慣的延續,有時是不能夠通過一句兩句話來表達清楚的,但這種孝敬、善良、自立自強的做事習慣確確實實在我們家世世代代的傳承著,我也要將這種習慣交給我的孩子、我的學生,讓她延續下去。

          留一份平淡,歲月安好 -- 邱縣 劉龍

          老一輩人愛情的國度,那個年代沒有鮮花鉆戒,也沒有巧克力;那個年代,沒有誓言,也沒有物質;那個年代,沒有花前月下的卿卿我我,也沒有甜言蜜語。那個年代有的只是相濡以沫,因為愛情,從來不會有滄桑。他和她,走過了三十年的風風雨雨,雙鬢已泛起白霜,不管生活過得怎樣艱辛,總是用幸福的笑容溫暖彼此。他和她,便是我的父親母親。

          中國八十年代初期的農村,還是以包辦婚姻為主。那個時代,互抵遞一張照片就決定了兩個人的婚姻,最多也就是見過兩次面而已。先戀愛再結婚,那個年代寥寥無幾。不過我的父母卻是一個例外。

          他們從小學到高中,一直都是同學。父親是班里的班長,母親是文藝委員。聽父親說,母親從小就喜歡唱,那個年代還沒有流行歌曲,班里唯一的娛樂活動就是父親組織班里的同學一起聽母親唱《紅燈記》。每提及此,母親就會自豪地說:“每次給同學唱戲的時候你爸總會湊到最前面。”然后我就笑嘻嘻的問母親:“當時有沒有跟我爸談戀愛啊?”母親一臉羞澀,“嗨,那時候哪有那想法啊。”就這樣,他們一起度過了純真凈好的學生時代。

          高中畢業之后,父親母親都各自步入了工作崗位。到了談婚論家的年齡了,由于父親家連娶媳婦的房子都蓋不起,沒人愿意嫁給他,有媒人給母親家里說起了這門親事,也被家里毅然拒絕了,但母親看重的是父親為人耿直上進,義無返顧地嫁給了他。就這樣,兩個人在爺爺家一個偏房里結了婚,開始了他們對未來充滿向往的生活。母親說當時他們擁有的唯一財產就是一輛舊的鳳凰牌自行車。那個時候,她感覺最幸福的事情就是父親騎自行車帶著她一起下班從鎮上回村子里的時刻。

          一年之后,父親終于攢夠錢為母親買了一臺錄音機,在鄧麗君甜蜜蜜的歌聲中,母親懷上了我。在那個物資匱乏的年代,母親吃到最好的東西就是父親去鎮上給她買來的酸杏。母親說到現在她還記得那個酸勁,但是從母親的臉上,我看到是甜。

          隨著我國改革開放浪潮的推進,市場經濟進一步擴大,父親在工作之余倒騰起了農藥生意。那個時候我剛剛記事,依稀記得母親做好飯在門口等著父親,父親賣完了農藥開著拖拉機回家的情境。我六歲那年,父親和母親終于通過他們的努力使我們這個家走出了農村。這期間他們經歷了多少風雨和挫折,晴雨不定,嚴寒不等,無論何時另一半將韌如蒲葦,堅如磐石。

          如今,父親和母親都已經退休。每天晚上父親總會帶著母親出去散步,父親習慣走得比較快,母親總是被落到后面,這時父親就會停下來等等母親。雖然沒有手拉手,但會感到心連心,看到此景此情,一陣感動涌上心頭。

          我的父親母親是中國改革開放時期千千萬萬家庭中的一個縮影,他們用自己的青春和汗水,見證了時代的變遷,唯一不變的,是他們彼此堅守對方的心。歲月在柴米油鹽中一天天流淌,他們的愛情猶如一壇陳年老酒,濃烈而回味無窮。讓我深深懂得了經典的愛情并非花前月下、海誓山盟,平平淡淡才是真,這種愛情才能經得住狂風暴雨的襲擊和生活的考驗,才能相扶相伴,一起慢慢變老。

          爸爸媽媽的愛情故事 -- 王建芳

          又是一個美好的周日,又是一家團聚的日子,姐弟五人依偎在爸媽身邊,歡聲笑聲充滿了整個房間。爸爸平靜的給我們講述著一段美好的時光。

          那是58年盛夏的一天,在邯山區張莊橋學校里,一名優秀青年男教師正在上課,課堂上同學們都聚精會神的聽著。窗外一個美麗的姑娘正好路過,被室內那帶著磁性的聲音和精彩的講課內容所打動,忍不住停下腳步在窗外聽起來。原來今天是她上班的第一天,立即被眼前這個青年教師的博學多才以及那妙語連珠的授課技巧深深吸引住了。那年他23歲,她19歲。在以后的相處中,姑娘美麗善良,小伙勤奮向上,兩人在一起研究備課,討論學識。漸漸的,年青的他們有了共同的理想,萌發了愛情的蜜意,走到了一起。這就是我的父親和母親。

          父親的家遠在大名縣,家里只有我的大伯和我的奶奶,家庭條件不是太好。來邯鄲時,一駕排子車,半車煤和一根檁條,一口鍋,兩個碗,就是全部家檔。車上面坐著我的媽媽就是一個家。根據上級需要,她們分配到邯鄲縣,落戶到邯鄲縣孫莊村,借住在辦公室。白天上課,晚上她們倆去村外拉土,加水和草做土坯,倆人并肩作戰,父親邊干活邊給母親講幽默故事,母親邊唱歌,邊為父親擦汗,一直干活到深夜。就這樣,三間土坯房通過她們的雙手終于落成了,屋內再砌一個土坑,簡單的小家幸福的啟航了。

          父親才能漸漸地就顯現出來,并接任學校校長一職,他在學校工作更忙了,隨著姐妹五人的出生,母親的擔子更重了,既要照顧年少的我們,又要上課,每天忙于學生和我們姐弟五人之中。在那個年代家家能有溫飽就不錯了,我們家人多糧少,為了我們幾個不挨餓,父親承包了一塊地,利用下班時間學起種地來。書生樣的父親種起地來也有模有樣,不懂就問村里種地的老行家,漸漸的我家的莊稼也成了村里數一數二的。最開心的事是我們每天跟著父親后面,下地做工,看著他干農活,邊干活邊給我們講做人要有遠大的志向,和做人的道理,讓我們長大后努力做對社會有用的人。童年時光是幸福的,我們一家雖然不太富裕,但是父母親常說我們姐弟正是長身體的時候,一定要有健康的身體,憑著父母親的勤勞,我們五個沒有挨過餓,相反還能吃上別人吃不起的肉,小伙伴都羨慕的直流口水。姊妹幾個的衣服都是輪流著穿的,妹妹卻經常套著姐姐們寬寬大大的衣服。因此,母親經常要求我們只比學習、不比吃穿,一家人不富裕倒也其樂融融幸福生活著。

          常期的勞累父親在他54歲那年被檢查出食道癌,聽到這個消息,母親第一次流下了眼淚,這個堅強的女人第一次感到了無助。相濡以沫早就成了習慣,她怎么舍得父親倒下呢?終于經過幾天幾夜的思考,母親決定瞞著父親病情,帶著父親進京化驗治療,于89年父親動了大手術。回家后,母親衣不解帶的照顧著父親,喂飯,擦身子,按摩,講笑話想著辦法逗著父親開心。父親在母親的精心照顧下身體很快的康恢起來。到現在26年了,父親又成了手術后第一例抗癌老人。

          現在八十歲高齡的她們一起又加入了秧歌隊,父親是小組長,敲鼓打釵,每天看著母親歡快的跳著笑著,鼓敲的更響亮了,他們健康幸福的過著老有所樂的生活。

          聽著父親講著他們的愛情,我們深深陷入這段幸福的愛情故事中。母親常說自己虧,跟著父親幾十年啥福也沒享上,但我知道,不管她怎么說,在她眼中父親是不可取代的。如今的他們早過了金婚,風風雨雨、流年似水,他們相依相伴,粗茶淡飯中雖然沒有那種浪漫和動人,飽經滄桑中也沒有什么誓言,但一切幸福在艱苦中璀燦絢麗,甜蜜在生活中開花結果。

          主辦單位:邯鄲市精神文明委員會辦公室主辦
          聯系電話:0310-3113481 E-mail:[email protected]
          策劃、編輯:逯帆
          四川金7乐最新开奖结果
          <em id="pfbda"><ol id="pfbda"></ol></em>

          <sup id="pfbda"></sup><sup id="pfbda"><menu id="pfbda"><form id="pfbda"></form></menu></sup>

          <em id="pfbda"><tr id="pfbda"></tr></em>

            <em id="pfbda"><ol id="pfbda"></ol></em>
            <sup id="pfbda"><menu id="pfbda"></menu></sup>

              <dl id="pfbda"><ins id="pfbda"><thead id="pfbda"></thead></ins></dl>
                  <em id="pfbda"><ol id="pfbda"></ol></em>

                  <sup id="pfbda"></sup><sup id="pfbda"><menu id="pfbda"><form id="pfbda"></form></menu></sup>

                  <em id="pfbda"><tr id="pfbda"></tr></em>

                    <em id="pfbda"><ol id="pfbda"></ol></em>
                    <sup id="pfbda"><menu id="pfbda"></menu></sup>

                      <dl id="pfbda"><ins id="pfbda"><thead id="pfbda"></thead></ins></dl>